啟迪大眾分享網

中科創業呂梁找到了嗎

曾經轟動的德隆係是怎麽個樣的事情

德隆係:中國獨特的“類家族企業”斂財模式
不健全的交易監管機製,令中國的“類家族企業”在斂財模式上與東南亞“家族企業”存在很大差異,但在本質上卻是一樣的-都損害了市場的健康發展。
我們發現,亞洲“家族企業”的運作規律是,被置於企業金字塔下層的上市公司的資產,往往會被“控製性股東”運送到金字塔的上層。
產生這種狀況的原因是,“控製性股東”對下層的上市公司擁有很強的控製權,卻隻擁有很小比例的權益。這種不平衡,加上亞洲地區司法製度薄弱、企業會計製度不夠透明,使得“家族企業”將上市公司置於金字塔結構的下層,並且將下層的資產通過關聯交易運送到上層,或者將上層企業的危機轉移到下層公眾公司,損害了小股東的利益。
然而在中國,我們發現了一種全新的“類家族企業”的運作模式,其金字塔結構中資產的運動方向往往和亞洲其它地區的情況相反。上市公司在複雜的結構中,往往成為這種“類家族集團”中的旗艦企業,其資產變為向下運動,具體表現為投資行為。
產生這一模式的主要原因是,由於目前中國股市的初級市場特征尤其是不健全的交易監管機製,決定了“控製性股東”有可能通過證券市場股價上漲獲取暴利。無論是上市公司向下投資,還是上?quot;控製性公司“股權的轉讓,往往會被市場當作“利好消息”,進而推動股價上漲。
另一方麵原因是,由於未流通的“國家股”和“法人股”,在上市公司的股份中占有很大的比例,同時價格遠低於“流通股”,這使得“控製性股東”,尤其是那些處於相對控股地位的“控製性股東”,可以通過很低的價格受讓國家股或法人股,實現對一家上市公司的控製。中國上市公司流通股(A股)占總股本的比例平均為30%。
在對上市公司國家股和法人股的收購實例中,“每股淨資產”是個非常重要的定價依據,轉讓價格的平均水平為每股淨資產溢價30%(對於國家股,管理部門設定了下限,其轉讓價格,不能低於每股淨資產)。在2000年國家股及法人股轉讓實例中,法人股的平均轉讓價格,為同期流通股平均價格的13%。由此來看,那些處於相對控股地位的控製性股東可以用很小的代價,通過法人股場外協議轉讓,實現對一家上市公司的控製。
當這些機構低成本控製上市公司之後,便不斷投資。通常投資額並不是很大,很難有規模效益,卻能以此製造二級市場上的“利好消息”,而且我們觀察到,這些公司通常都選擇高送股這種奇妙的分配方式,並沒有讓股東拿到一分錢現金,卻推動了股價的上漲。這類公司股票價格上漲幅度相當驚人。我們無從證明這些控製性股東是否從二級市場獲取巨額收益,但這種可能性的確是存在的。那麽誰能證明這種可能性呢?
按照成熟市場的法律,這種情況是應當由控辯雙方中的辯方舉證。如果辯方不能證明自己清白,將受到相當嚴重的處罰。
這也正是我們十分重視“舉證責任是證券交易法成敗關鍵”的原因。這是解決“大股東控製問題”的有效途徑,對中國證券市場未來的健康發展也有著至關重要的作用。中國的“類家族企業”斂財模式是初級的,其收益率遠高於亞洲其它地區“家族企業”的普遍模式。隨著監管機製的完善和國家股、法人股流通等其它問題的解決,也許在中國我們也會看到類似於東南亞國家“家族企業”的斂財模式。
事實證明,許多亞洲國家和地區,正是由於沒有解決“舉證責任”這一關鍵問題,而備受大股東問題的困擾。隨之而來的家族企業斂財則是造成亞洲金融風暴的重要原因之一。
關於舉證責任,我們將在本文的最後進行係統的論述。以下我們分析一下“德隆係”的操作模式。
“德隆係”的神奇曆程
在三年多的時間裏,“新疆德隆”控製的三家上市公司-“新疆屯河”、“合金股份”、“湘火炬”,股價已分別上漲了1100%、1500%和1100%。這些上市公司及其它與“新疆德隆”有關的上市公司,在證券市場上,被稱作“德隆係”。(本文中“德隆係”的涵義還包括與“新疆德隆”有關的人員及其相關公司,即“一致行動人”。)
“德隆係”股票如此巨大的漲幅,如像市場傳言有所謂的“莊家”介入,其獲利是相當驚人的。
早期的融資
由“新疆德隆”及其母公司“烏魯木齊德隆房地產”提供擔保,子公司“新疆金融租賃有限公司”發行1億元“特種金融zj”。
資料顯示,“新疆金融租賃公司”在“德隆係”的早期融資中扮演了非常重要的角色。這家公司是1996年2月由“新疆屯河”、“新疆德隆”等11家新疆公司和機構注冊成立的。“新疆德隆”和“新疆屯河”各出資700萬元,各占12.73%股權。
1996年10月,“新疆德隆”即介入“新疆屯河”,成為第三大股東(持股10.185%)。時間在“新疆屯河”上市僅4個月之後,間隔之短,似乎早有安排。
在介入“新疆屯河”半年之後,也就是在介入“合金股份”兩個月前,1997年4月,“新疆金融租賃”發行了1億元“特種金融zj”(期限為3年,年利率11%)。
為這筆“特種金融zj”提供擔保的兩家公司都是“德隆係”的公司。
一個是“新疆金融租賃”的母公司“新疆德隆”。其質押的,是其所持有的“新疆屯河”1410.18萬股(持股比例8.19%)法人股及其質權登記日以後的分紅派息。
另一家擔保公司則是“新疆德隆”的母公司-“烏魯木齊德隆房地產開發公司”,抵押的則是其下屬“城市大酒店”的部分樓層。
這筆質押情況,在“新疆屯河”1998年中報中被“遺漏”。此後,在“中央國債登記結算有限公司”發布的關於此項抵押的公告後,“新疆屯河”也發布了“更正公告”。
關聯公司如此傾注血本的擔保,加上“新疆屯河”中報的“遺漏”一事,令“新疆金融租賃”所獲一億元資金的用途分外引人注目。
兩家“德隆係”上市公司同時修改公司章程,各為“上海星特浩”提供2億元貸款擔保“合金股份”的向下投資多數是以“上海星特浩”為中心完成的,而“上海星特浩”通過“德隆係”兩家上市公司的擔保,獲得了4億元銀行貸款。
為了掃清對“星特浩”進行擔保的障礙,1999年4月,“德隆係”的兩家上市公司同時通過決議,賦予董事會處理對外擔保事項的權力。“合金股份”於4月6日召開股東大會,通過決議:“股東大會授權董事會在今後為股份公司直接或間接控股公司提供財務擔保事宜中獨立決策並負責實施?quot;同在4月,德隆另一家控股上市公司”湘火炬“也修改公司章程,將“董事會可以行使4000萬元以下項目投資決策權”改為“董事會負責處理對外擔保事項並可以行使公司淨資產20%以下項目投資決策權”。
5月20日和26日,“合金股份”及“湘火炬”董事會分別發布公告,各為“上海星特浩公司”提供2億元銀行貸款擔保。如果“上海星特浩”不能按時還款,兩家上市公司將向銀行支付全部借款本息。
不得不指出的是,如果說“合金股份”為“上海星特浩”提供貸款擔保出於是該公司的“關聯企?quot;,那麽“湘火炬”的擔保行為則毫不沾邊。即使“上海星特浩”盈利前景再好,也不能體現為“湘火炬”的利益。而一旦“上海星特浩”不能按時歸還貸款,“湘火炬”的股東將不得不為其承擔巨額債務。這筆擔保,嚴重損害了小股東利益。
通過“合金股份”、“湘火炬”的共同擔保,“上海星特浩”獲得共計4億元貸款。而這筆貸款的去向則特別令人關注。
根據“合金股份”的公告,“上海星特浩”向下的投資總額在1.75億元左右。如果說,上述4億元貸款都用於投資的話,那麽而另外2億多元貸款的去向,則是一個問號-而這些貸款,都是由上市公司擔保的。
另一方麵,通過“上海星特浩”這些大量令人眼花繚亂的投資動作,“合金股份”1999年的公告不斷湧現,股市“利好消息”層出。
頻繁投資、轉讓及高送股令股價飆升
"湘火炬"頻繁投資,不乏關聯交易
1998年中開始,“德隆係”控製下的“湘火炬”開始了頻繁的投資。在兩年時間裏,公告的投資動作達11項,涉及公司達21家,其中不乏關聯交易。
最典型的關聯交易的例子是,2000年4月,“湘火炬”與“上海奧神環境高科技有限責任公司”(下稱“上海奧神”)、“中極控股”合資組建“株洲湘火炬環保科技有限責任公司”。湘火炬以廠房等實物出資,經評估為1.6億元,其中5100萬元作為資本金入股,占總股本51%,評估超出部分作為合資公司對“湘火炬”的負債。
如此慷慨的出資行為,除了“中極控股”與德隆係的關係之外,還因?quot;上海奧神“也是德隆係一員。“上海奧神”1999年注冊成立,法人代表唐萬平。
在“湘火炬”頻繁的投資過程中,“湘火炬”的股價也在不斷上漲。
1997年11月新疆德隆入主湘火炬,至今經過三次轉配股,一股變成了4.7股,股價由1997年的7.6元/股,如果僅對1997年以後進行還權,到2001年3月23日,經複權後變成了85元/股,漲輻達1100 %以上,自上市以來更是上漲了3000%以上。
神奇交易,刺激股價:“北京太合金”一年內轉手,盈利1800萬元。
1997年,“新疆德隆”進入“合金股份”後,即宣布了1997年配股方案。以10:3比例,總股本5168.5萬股,共計配1550.55萬股,價格5元/股,共募集資金7752萬元。
配股說明書中稱,募集資金主要用於與“北京太空梭娛樂設備有限公司”合資組建“北京太合金動感電影成套設備開發有限公司”(下稱“北京太合金”),總投資4000萬元,“合金股份”占80%股權。項目投資回收期1.87年,年投資利潤率80%。按計劃項目應在2000年初才開始回收投資。
然而,僅1年之後,在1999年6月,“合金股份”便將“北京太合金”80%股權作價5000萬元轉讓給“新疆東方奧斯曼化妝品有限公司”。還未完成投資,就盈利1800萬元,這麽好的“生意”顯示出德隆對“合金股份”非同一般?quot;打造能力“(該轉讓收益占公司當年淨利潤的15%,我們注意到,審計該公司的沈陽華倫會計師事務所對當年年報出具了無說明的審計意見)。
“合金股份”還進行了其它一係列投資,也起到促進股價上漲的作用。
1997年6月6日新疆德隆入主合金股份,至今經過四次轉配股,一股變成了6.2股,股價由1997年的12元/股,到2001年3月20日,經複權後變成了186元/股,漲幅達1500%。
“新疆屯河”股價兩年後的啟動,也起於頻繁的投資
自從1997年4月“新疆金融租賃”發行一億元特種金融zj後,直到2000年,“新疆屯河”股票才突然再發力。在之間這段空白時間裏?quot;合金股份"和“湘火炬”則股價飛漲。
2000年3月,“德隆係”加大“新疆屯河”控股比例,擁有“新疆屯河”近28%的股權。此後,“新疆屯河”在沉默兩年後,也和“德隆係”的另兩家上市公司一樣,開始了一係列頻繁的投資。
不算“新疆屯河”2000年配股資金專用的幾個項目以及以實物資產出資組建的“屯河水泥公司”,“新疆屯河”近一年來共投資7億元。這麽密集的投資,更讓人懷疑。從"新疆屯河"的經營業績及年報來看,難以支撐如此巨額的投資。
自從“新疆德隆”進入“新疆屯河”以來,“新疆屯河”經曆數次送配股,當初的1股變成了5.48股,經複權,到2001年3月23日每股股價已到127元,累計漲幅1100%以上。
股權轉移至自然人控製的公司
虧本轉讓,“北京總府”淡出“德隆係”內部股權大換手
相關資料顯示,自1999年9月到2000年6月,不到一年時間裏,“德隆係”對“合金股份”的權益,在其北京的上層關聯性公司中間,發生了一次大的轉移。
1999年9月,“北京總府”將“合金股份”1810萬股(占總股本8.46%)轉讓給“北京紳士達”,此次轉讓價格1.48元/股。
相比“北京總府”1997年受讓這些股權時的價格3.11元/股,“北京總府”經過兩年運作不僅連本錢都收不回來,“虧損”竟高達2950萬元。此時“合金股份”的資產淨值已大大增加,為什麽“北京總府”竟然“虧”得一塌糊塗?
經調查,“北京紳仕達”是由自然人出資的公司,1998年1月注冊。公司由清華大學畢業僅1年的王琦出資800萬元(占總股本36.2%),白薇、楊益各出資700萬元(分占總股本31.9%)成立。其中白薇特別引人注意,她在1997年10月就被選為“合金股份”第三大股東-“北京萬新達”的董事長(法人代表)。
2000年6月,“合金股份”大股東“北京萬新達”的股權結構,也發生了變化。該公司增加注冊資本後,“德隆係”人員張萬軍股權由10%增加到48%,成為第一大股東;另一位新加入的個人股東楊力持股46%。原第一大股東“北京吉吉”所持股權由75%,降為6%;原持股15%的第二大股東唐萬川則從“北京萬新達”退出。
這樣,由“德隆係”自然人直接控製的公司成為“合金股份”的主要大股東。
原來“德隆係”的重要角色-“北京總府”在“合金股份”中的權益已微乎其微。以致於在我們的調查過程中,無論是北京市工商局,還是北京朝陽區工商局(“北京總府”營業執照上加蓋該局印章),均未查到有關資料。看來,“北京總府”已從“德隆係”淡出。

呂新建的人物經曆

20世紀80年代中期, 呂新建從河北進北京後一直是自由撰稿人。
從90年代初開始到深圳炒股。當時股票市場在報紙上聲音微弱,而呂新建既做生意又寫稿件,為一些有影響的報紙充當不拿薪水、隻領酬金的記者,報道為什麽要有股市和如何發展股市的大是大非。1992年5月2日,《中華工商時報》周末版從第一版開始,以三個整版的篇幅,刊出了他剛剛完成的長篇《1990~1991年中國“股市狂潮”實錄》節選。1992年深圳“8·10事件”發生,呂建新在該報刊出了整版報道,題為《百萬股民“炒深圳”》,因其痛快淋漓的描述、深刻的反思,很是轟動一時。
從90年代前中期開始,呂新建沉寂下來,不再以文人身份在媒體上曝光了。他自己的解釋是從此下了海,從1996年正式算起,先是搞谘詢,後來也直接指揮一些資金的投資運作。他在深圳、上海市場有動作,到1997年還曾在香港市場有動作。據說1996年12月《人民日報》特約評論員文章發表之前,呂對此就曾有預言;1997年秋又組織資金適時撤出香港,躲過了此後紅籌股的重創,也博得不少好評。
中科創業在1998年時還叫康達爾,是一家以生產經營飼料為主營業務的上市公司。當時,呂新建與掌控康達爾90%流通股的朱煥良達成合謀操縱協議。其後,呂新建利用海南燕園、北京中科等公司控股康達爾,將其更名為中科創業,並通過發布重組等“利好”消息拉抬股價。在操縱過程中,丁福根、董沛霖、何寧一、李芸、邊軍勇等人在全國125家證券營業部開設股東帳戶1500多個,並融資50多億元炒作中科股票。丁福根、龐博等人根據呂梁的指令,在與朱煥良商定中科創業交易的時間、價位、數量後,親自或指令他人交易中科股票。
丁福根、龐博、何寧一、李芸、邊軍勇等人利用開設的多個證券交易帳戶和股東帳戶,集中資金優勢、持股優勢,對中科股票進行對敲、對倒。呂新建一方最高持有或控製中科股票5600多萬股,占流通股總量的55.36%。上海華亞實業法定代表人董沛霖與公司總經理李芸及杭州華亞法定代表人何寧一共為呂新建融資7.7億餘元。邊軍勇為呂梁融資1.5億元,並按照丁福根、龐博的指令購買或轉托管中科創業股票。
隨著呂新建等的介入,中科股價大幅攀升,最高上摸84元,流通市值達62億元。2000年年底,由於呂新建與朱煥良之間的內訌使股價下跌,導致2001年年初資金鏈斷裂。呂新建主動約見媒體記者,自爆坐莊內幕,導致中科創業股票徹底崩盤,流通市值僅剩13億元,市值蒸發近50億。

中科智慧創業投資有限公司怎麽樣?

中科智慧創業投資有限公司是2015-12-16在上海市靜安區注冊成立的有限責任公司(自然人投資或控股),注冊地址位於上海市靜安區江場三路286號717室。

中科智慧創業投資有限公司的統一社會信用代碼/注冊號是91310108MA1G30TR5B,企業法人項如鑫,目前企業處於開業狀態。

中科智慧創業投資有限公司的經營範圍是:實業投資,創意服務,商務信息谘詢,投資谘詢,在信息科技專業領域內從事技術開發、技術谘詢、技術轉讓、技術服務。【依法須經批準的項目,經相關部門批準後方可開展經營活動】。本省範圍內,當前企業的注冊資本屬於一般。

中科智慧創業投資有限公司對外投資2家公司,具有0處分支機構。

通過百度企業信用查看中科智慧創業投資有限公司更多信息和資訊。

嚴打黑莊一審判 沒見著呂梁

莊家就是通過大量資金、內幕信息以及與上市公司高管的合作以便操縱股價,低價吸籌、拉升、高價讓散戶或其他機構接盤從而獲利的小組織。
呂梁是過去中科係股票的莊家,號稱中國股市的"妖莊",他曾經創造了許多機構資金的盈利模式,很厲害.他和朱煥良等人在操縱“中科創”時,朱煥良違反約定私下拋股套現、通過地下錢莊轉移了資金並離開大陸,“中科創”連續跌停,呂梁一方麵做好逃跑準備一方麵寫文章自曝中科係股票內幕,隨後逃離大陸,據說逃到了東南亞。
這句歌詞是借此事比喻中國監管不嚴,說是嚴打黑莊,但實際上沒揪出幾個來。

中國著名的操盤手有那些?

比較有名的都是這個下場哦 盡是忽悠
序號 姓名 屬性 下場 經典案例 文憑 風格 愛好 最高財富
01 馬曉 私募 賠光 界龍實業 高中 激進 賭博 1000萬
02 唐萬新 私募 賠光 湘火炬 大專 重組 旅遊 30億
03 康曉陽 券商 入獄 申華股份 本科 差價 圍棋 6000萬
04 莊曉雁 券商 逃亡 蘇常柴 本科 雙軌 釣魚 100萬
05 張紹紅 qh 入獄 深發展 中專 策動 曆史 1億
06 呂新建 私募 逃亡 中科創業 本科 重組 詩歌 2000萬
07 夏曉雪 券商 禁入 新亞快餐 本科 重組 洗澡 500萬
08 王寒冰 券商 逃亡 瓊民源 本科 差價 圍棋 200萬
09 蔡明 券商 窘況 海虹控股 研究生 雙軌 嫖娼 1000萬
10 華實 私募 窘況 無 本科 順勢 旅遊 2000萬
11 蘇華 私募 賠光 無 本科 順勢 賭博 1000萬
12 陳榮 私募 轉行 本地板塊 大專 重組 寶齡 27億
13 趙笑雲 私募 勝利 青山紙業 本科 差價 音樂 1億
14 高嶺 券商 逃亡 遼源得亨 大專 差價 足球 100萬
15 常曉建 企業 窘況 漳澤電力 本科 閃電 讀書 1億
16 花榮 私募 窘況 西藏明珠 本科 盲點 足球 2000萬
17 肖建華 私募 窘況 明天科技 本科 重組 旅遊 1億
18 張海 港資 轉行 方正科技 本科 收購 足球 8億
20 孫田誌 券商 入獄 虹橋機場 大專 策動 嫖娼 2000萬
21 劉誌遠 私募 逃亡 世紀中天 研究生 收購 曆史 1億
22 黃鎮 qh 窘況 紹興百大 中專 差價 賭博 1億
23 張雁翎 券商 窘況 鄭州煤電 大學 差價 曆史 200萬
24 洪猛 券商 窘況 太極集團 大學 順勢 旅遊 6000萬
25 苗少鋒 券商 失蹤 浙江中匯 大專 差價 賭博 100萬
26 羅成 企業 逃亡 億安科技 大學 重組 讀書 2億
27 雷立軍 私募 轉行 深天地 高中 閃電 嫖娼 5000萬
28 李宏衛 企業 逃亡 興業房產 高中 收購 哲學 100萬
29 魏建軍 券商 入獄 外高橋 研究生 策動 詩歌 100萬
30 石軍 券商 入獄 華銀電力 本科 順勢 騎馬 2000萬
這份名單中還少了做國電電力,北京的王峰、君安的楊俊(廈海發)、國信博時的葛旋(風華高科和鳳凰光學)、原銀河證券自營部總經理羅善強(東風汽車)、東方證券王國彬(四川長虹)、王星風(新疆屯河)、北融投資馬世兵(粵電力)等等著名操盤手。
大家看出什麽了嗎?你的綜合能力會強於他們嗎?
不是他們無能,而是市場規律使然,當散戶被斬殺之後,他們也沒有好下場。這是一個最終沒有贏家的市場。隻有那些贏了錢急流勇退的人,才是笑到最後的高手。
一、三讀公司
2004年8月,鄭州市中級法院經過三年清查,判處河南讀來讀去讀書社股份有限公司非法吸收公眾存款案法人代表張少鴻有期徒刑10年,並處罰金40萬元。
張少鴻在證券市場堪稱大鱷級人物,單他操縱的股票就有深發展、湖北邁亞、川化股份、金杯汽車等多隻;而他任董事長的那家讀來讀去讀書社股份有限公司,也正是證券市場上赫赫有名的三讀公司。
二、莊家末路
這份名單共列出29個操盤手的資料。莊之大者非德隆的唐萬新莫屬,表中其個人財富也以30億元之巨榮登榜首,然而隨著湘火炬等老三股的雪崩,最終亦難逃賠光的命運。盡管日前有媒體傳出其欲振德隆的消息,恐怕也隻是暗渡陳倉之舉。
當然,這份名單並非莊家全集,而隻是冰山一角,甚至連浮出水麵的部分也不完全,事實上像坐莊鬆遼汽車失敗的陳純澤和坐莊中科創業東窗事發的朱煥良等人都未收錄。
三、第一“莊托”
表中除轉行的三人,其餘的大莊小莊似乎都沒有好的結局,不過有一人例外,他就是最終勝利的趙笑雲。有國內第一股評之稱的趙笑雲的經典戰例是青山紙業,但他的勝利是以國內第一“莊托”的代價換來的。
青山紙業(600103)自1997年上市後無甚表現,徘徊於八九元附近。而2000年6月,借職工股上市,該股一改疲態,走出了翻番的行情。2000年7月22日,趙笑雲開始在各大媒體對它大肆推薦,隨後該股連續上漲。7月29日,他再次推薦該股,並明確給出目標價位:第一目標28元,第二目標40元,而此時的股價在15元左右。
此後,他又多次發表文章,推薦該股的成長性,並稱要“咬定青山不放鬆”。9月11日,他又在“南北奪擂”模擬比賽中買入青山紙業,而當天該股小幅高開後就一路下跌,換手率達到25%,最終跌5%,資金大手筆出逃跡象十分明顯,此後,該股更是一路陰跌至3元。
2002年5月24日,中國證監會網站公布了截止2002年4月30日的證券投資谘詢機構及其執業人員名單,趙笑雲及其所在的東方趨勢被排除在外,趙笑雲為何突然被管理層封殺?證監會對此含糊地稱其“涉嫌操縱股價,現在還在調查中”。據知情人透露,趙笑雲早在2001年就已攜妻到英國“留學”。
趙笑雲雖然實現勝利大逃亡,但留下的是“笑雲不是莊,青山可為證”的反諷。
另外一個有爭議的對象是通過海虹控股一戰成名的蔡明,因為從海南港澳信托公司證券部總經理,到博時基金公司主管投資副總經理,再到現任的雲南國投總裁,蔡明的經曆似乎很難和窘迫聯係在一起。不過先有證監會調查在前,後有坐莊東風汽車的困局,中有網民“飛雪漫天”著名的《七問長安》,“窘迫”兩字於蔡明似乎並不為過。
四、無莊不惡
自2001年以來,市場賺錢效應日益減弱。有部分人對此的認識是“這個市場本來就沒有投資價值,現在又沒有人坐莊了,所以賺錢越來越難,最好還是要有一定數量的善莊存在”。
對此,廣電日升的投資經理林蔚先認為目前證券市場格局確實在發生較大變化。一些以操縱抬轎為主要操作手段的大資金正在逐步退出市場,而一些以組合坐轎為主要操作手段的大資金逐漸成為主流機構。不過無論哪種形式的資金,你都很難說它是善莊。
名單中你很難找到所謂的善莊,惡莊凶猛倒是一個勝似一個。且不談張少鴻動用5.3億元非法集資款炒股虧損1.9億元,即使坐莊成功者也是惡行累累。
羅成操縱的億安科技曾創下過126元的天價,他在億安科技上究竟賺了多少錢?據其操盤手透露,羅成的坐莊成本是17-18元,出貨價在25元左右。羅成真正持股量為2800萬股,占流通盤總數的80%,按每股盈利8元計算,盈利2億多元,這些錢自然是從中小散戶手中“搶去”的。
五、跳水“冠軍”
而2000年底至2001年初,呂梁(呂建新)操縱的中科創業從84元高位一頭栽下,連續9個跌停板,並引發“中科係”其他股票(中西藥業、萊鋼股份、歲寶熱電)相繼跌停,開創了中國證券史上某係股票集體跳水的先河。
今年4月德隆旗下湘火炬、新疆屯河、合金股份三駕馬車的全麵崩潰更是慘不忍睹,其市值蒸發在150億元以上。
林蔚先認為,那種通過入主上市公司或與上市公司勾結,發布虛假信息配合二級市場炒作的莊家更是惡莊中的惡莊。
在審理中科創業股價操縱案時,中科創業董事長陳楓的證詞格外讓人震驚,“呂梁發布的信息,全部是虛假的”。陳的證言,細說了莊家呂梁操縱這家上市公司的手法:苜蓿草項目是“假執行”,中子刀、中聯網等項目是“未執行”。這樣做,目的隻有一個,提高股價。在坐市商製度尚未建立的後莊股時代,一定要小心回避那些莊股時代的遺物,因為這些股票很可能會上演新的跳水表演。
隨著中國股市步入新一輪大牛市,關於它是否存在泡沫,特別是自2007年以來,顯然已經成為焦點問題。事實到底是如何?股市和泡沫是一種什麽關係,中國股市應該如何麵對撲麵而來的泡沫?這或許是每一個投資者要麵對的問題。讓我們聽一聽目前股民的心聲: 《死了都不賣》。

股票跌掉的錢都去哪了

以一賣燒餅的故事 來描述股市
有一個故事,來看看能不能解答你的疑問。
假設一個市場,有兩個人在賣燒餅,有且隻有兩個人,姑且稱他們為燒餅甲、燒餅乙。
假設他們的燒餅價格沒有物價局監管。
假設他們每個燒餅賣一元錢就可以保本(包括他們的勞動力價值)
假設他們的燒餅數量一樣多。

——經濟模型都這樣,假設需要很多。

再假設他們生意很不好,一個買燒餅的人都沒有。這樣他們很無聊地站了半天。

甲說好無聊。

乙說好無聊。

看故事的你們說:好無聊。

這個時候的市場叫做很不活躍!

為了讓大家不無聊,甲對乙說:要不我們玩個遊戲?乙讚成。

於是,故事開始了.

甲花一元錢買乙一個燒餅,乙也花一元錢買甲一個燒餅,現金交付。

甲再花兩元錢買乙一個燒餅,乙也花兩元錢買甲一個燒餅,現金交付。

甲再花三元錢買乙一個燒餅,乙也花三元錢買甲一個燒餅,現金交付。
於是在整個市場的人看來(包括看故事的你)燒餅的價格飛漲,不一會兒就漲到了每個燒餅60元。但隻要甲和乙手上的燒餅數一樣,那麽誰都沒有賺錢,誰也沒有虧錢,但是他們重估以後的資產“增值”了!甲乙擁有高出過去很多倍的“財富”,他們身價提高了很多,“市值”增加了很多。

這個時候有路人丙,一個小時前路過的時候知道燒餅是一元一個,現在發現是60元一個,他很驚訝。

一個小時以後,路人丙發現燒餅已經是100元一個,他更驚訝了。

又一個小時以後,路人丙發現燒餅已經是120元一個了,他毫不猶豫地買了一個,因為他是個投資兼投機家,他確信燒餅價格還會漲,價格上還有上升空間,並且有人給出了超過200元的“目標價”(在股票市場,他叫股民,給出目標價的人叫研究員)。

在燒餅甲、燒餅乙“賺錢”的示範效應下,甚至路人丙賺錢的示範效應下,接下來的買燒餅的路人越來越多,參與買賣的人也越來越多,燒餅價格節節攀升,所有的人都非常高興,因為很奇怪:所有人都沒有虧錢。

這個時候,你可以想見,甲和乙誰手上的燒餅少,即誰的資產少,誰就真正的賺錢了。參與購買的人,誰手上沒燒餅了,誰就真正賺錢了!而且賣了的人都很後悔——因為燒餅價格還在飛快地漲。

那誰虧了錢呢?

答案是:誰也沒有虧錢,因為很多出高價購買燒餅的人手上持有大家公認的優質等值資產——燒餅!而燒餅顯然比現金好!現金存銀行能有多少一點利息啊?哪比得上價格飛漲的燒餅啊?甚至大家一致認為市場燒餅供不應求,可不可以買燒餅qh啊?於是出現了認購權證.

有人問了:買燒餅永遠不會虧錢嗎?看樣子是的。但這個世界就那麽奇怪,突然市場上來了一個叫李子的,李子曰:有虧錢的時候!那哪一天大家會虧錢呢?

假設一:市場上來了個物價部門,他認為燒餅的定價應該是每個一元。(監管)

假設二:市場出現了很多做燒餅的,而且價格就是每個一元。(同樣題材)

假設三:市場出現了很多可供玩這種遊戲的商品。(發行)

假設四:大家突然發現這不過是個燒餅!(價值發現)

假設五:沒有人再願意玩互相買賣的遊戲了!(真相大白)

如果有一天,任何一個假設出現了,那麽這一天,有燒餅的人就虧錢了!那誰賺了錢?就是最少占有資產——燒餅的人!

這個賣燒餅的故事非常簡單,人人都覺得高價買燒餅的人是傻瓜,但我們再回首看看我們所在的證券市場的人們吧。這個市場的有些所謂的資產重估、資產注入何嚐不是這樣?在ROE高企,資產有高溢價下的資產注入,和賣燒餅的原理其實一樣,誰最少地占有資產,誰就是賺錢的人,誰就是獲得高收益的人!

所以作為一個投資人,要理性地看待資產重估和資產注入,忽悠別人不要忽悠自己,尤其不要忽悠自己的錢!

在高ROE下的資產注入,尤其是券商借殼上市、增發購買大股東的資產、增發類的房地產等等資產注入,一定要把眼睛擦亮再擦亮,慎重再慎重!

因為,你很可能成為一個持有高價燒餅的路人!